主页 > 公务员 >

闪光的石头 记全国政协办公厅总值班室党支部

时间:2017-09-27 11:32

来源:网络整理点击:

秘书局有33名同志,全体都是共产党员,设有党总支。下设总值班室、会议处、办文处、综合处、机要文电处、档案处、机关保密办等七个处,均建有党支部。有人形容秘书局党总支像一只蜜橘,七个党支部就像瓣瓣相连的果肉,同生共长,同甘共苦。时任秘书局局长、不久前履新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驻会副主任的杨小波,就把微信头像设计成为一个卡通蜜橘,一手捧书,一手托球,文武兼修,颇具味道。

总值班室党支部是办公厅和秘书局的“值守班”、“服务哨”,24小时处于“战备状态”,主要面临三类“战斗”:“阵地战”,指可预期、有准备,能够通过排兵布阵来完成的任务,如每周的秘书长碰头会、综合处长会议的会务服务工作;“攻坚战”,指需要在限定时间内集中优势兵力,披荆斩棘、闯关夺隘的任务,如每年政协全体会议期间大会总值班室的组织服务工作;“遭遇战”,指随时来临、不可预期,必须马上应急完成的任务,每接到一个电话都有可能意味着一场硬仗。

电话铃就是命令;军令如山。

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的一天上午11点,负责政协大会证件办理工作的总值班室第二小组接到紧急电话,国务院各部委改由主要负责同志列席当日下午的政协全体会议。

一个简短的电话,需要做的工作却极为繁杂。总值班室立即高速运转起来,迅速将情况逐级上报领导,随即马不停蹄联系沟通部委、收集审核信息、赶制表格、电话确认、打印席签,并与人民大会堂对接警卫、交通、入场等事宜。电话铃声此起彼伏,笔尖在纸上沙沙行走,手指在键盘上铿锵敲击,犹如一部复杂急促的交响乐章。

到中午13点,“战斗”告一段落,留给大家半小时空隙,接着就要赶往人民大会堂,去大会现场做衔接、组织和引导工作。此刻,饭点已过。即便食堂有饭,也来不及吃了。同志们泡了几碗方便面。参与这场“战斗”的孙伟讲了一个细节,当时仅有一碗辣味面,大家都想吃,但互相谦让着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忍不住都笑了。事后,第二组小组组长李阳平说,此情此景,他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。

还有一次,总值班室接到办公厅领导紧急电话,要在半小时内,组织机关全体党员干部到常委会议厅参加会议,通报中央有关精神。任务来得急,容不得半点耽搁,大家二话不说,分工合作,有的坐镇指挥,有的接打电话,有的赶赴会场,在所有日常工作均正常运行的情况下,争分夺秒完成了任务,一切井然有序。

这里,永远是忙碌与穿插的节奏。从2015年1月到2017年初,时任秘书局副巡视员的杨兵曾分管总值班室,也是支部成员之一。他说,大家在“演奏”计划中的“乐谱”时,随时会插入新的“音节”。为此,他用“服务前台、联络总台、信息平台”来描述总值班室。在这里,一上班,就投入“战斗”;只要人在,就有活干。平日里几乎没人能准点下班,有时刚回到家,一个电话来,就被喊回去干活。有的同志住在附近宿舍,就顺理成章地“拥有”加班之“便利”;还有的同志住得远,一忙起来,干脆就以办公室为家了。

总值班室永远都有人在值守。白班劳累,夜班更累,且值完夜班还要连轴上次日白班,任谁体力都吃不消。为此,秘书局党总支研究后决定,安排全局年龄在55周岁以下的近20名同志轮值。

有了团队,困难何惧?不少年轻同志冲了上去。如今在会议处工作的于一,从2010年起曾在总值班室工作过6年。只要谁有困难,他说上就上、该冲就冲,最多时一个月值了15天夜班。

值夜班不仅考验体力,也考验能力。于一为此分外小心谨慎。他不断摸索接电话的礼仪和规范,做到耐心细致、热情周到;他制作了一个电话表,里面有各种应急号码,以备查询之用;如果是群众来电,他会在翌日电话回访,进一步了解百姓诉求。

在于一童年记忆中,父亲不管多忙,每周日都会用一辆大自行车,驮着他去公园玩。一路上,斑驳的阳光穿过树叶洒在身上,亮亮的,暖暖的。这一风景,让他的生命洒满阳光,他也习惯于用这些光和热去温暖别人。

2007年大学刚毕业的时候,于一在上海金山区廊下镇做过2年“三支一扶”志愿者,被安排在党群工作办公室。去的第一年,他琢磨该为老百姓做点什么?廊下镇有31家大大小小的服装企业,有13000余名在册员工,由于种种原因,企业基本上没和员工签订像样的劳动合同书。他用了大半年时间,骑着单车一家家跑,推动企业把合同书全签了。与此同时,他也把每家企业人数、困难员工情况、就医看病困难等摸了底,并促成镇班子和贫困孩子结为帮扶对子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